名师在线
提问:   提问时间:2015-03-30 10:56:32

夏旺清:追求和播种文学梦想


解答:   解答时间:2015-03-30 10:56:32 提问状态:已解决

  • 夏旺清:追求和播种文学梦想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如小花那样“执著”地“飞航”

        当我好不容易和泰州市作协会员、靖江市斜桥镇大觉小学教师夏旺清坐到一起,侃文学、聊人生、谈他的学生时,我被他执著的人生追求震撼了。我难以相信,眼前这个文静的青年,一所乡村学校的小学老师,竟然做着他无比绮丽的文学梦,从迈入靖江文坛,他在诗歌、散文、小说甚至编剧等方面都有涉猎,尤其是诗歌和散文,征服过许多读者。

        “我对我的生命一无所知……如今我在这里瑟瑟蜷缩/迎着三月的淫风/指陈似已明朗的时光的堕落。”刚刚坐下,他就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夸西莫多的抒情诗《小花要飞走了》中的诗句来抒发自己的感慨。他说,和夸西莫多不同,他身处温暖的时代,这时代没有“淫风”,但在静谧的乡村一隅,他默默“蜷缩”,同样感喟“时光的堕落”。

        夏旺清说,这些年来,自己在文学的道路上渐走渐远,所有的苦乐都得到升华,所有寂寞的“蜷缩”都有了意义。他腼腆地说:“没有梦想的人生,没有盼头,也就没有快乐。是文字让我这个卑微的生命,蜕变为天使,相信以后我会更加完美,无论是为文,还是为人。”

        梦想成为作家是辛苦的,因为作家常常生活在回忆里。多彩的生活犹如矿石,作家们以笔、以电脑键盘为锹,在生活的土壤里挖掘奇珍异宝,然后用心用爱打磨,直到“钻石”成型,文章发表。多年来,夏旺清身处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,但所有美好的过去都鲜活在他的记忆里,他不相信自己已经39岁,他说感觉自己一直都是29岁,或者19岁,甚至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。

        夏旺清最初的文学作品都是抒发自己对社会的感恩。令他记忆深刻的,是初中时曾有一个女同桌送给他一枝圆珠笔,他在《怀念一枝笔》一文中写道:“笔套上,那绿水般的颜色流泻出无穷的暖意”。那时他因家境贫寒辍学十天后返校,家里竟连给他买笔的钱都没有。送笔的女孩至今都是那么年轻靓丽,活在二十多年前的时光里,她的美是青春和时代的缩影。在后来的岁月,他又经历了许多的磨难和挫折,但总有一枝笔所代表的温情指引着他人生的航向。

        回顾苍茫岁月,夏旺清说自己就是夸西莫多眼中的一朵“小花”,他能有属于自己的美丽绽放,完全来自他人无私的帮助和社会制度的优越性。如今,夏旺清几乎每天都要濯洗自己的心灵,他说修炼文学的人首先必须锤打自己的灵魂,让心如珠宝,意志如磐石,信念如灯塔;一旦欲念丛生,愤懑与不平玷污了纯洁的心灵,就难以写出好的文学作品。他说:“想成为作家,必须先学会做人!”

        从学生时代躲在宿舍的被窝里,撰写上百首稚嫩、纯情的青春诗歌,到后来与湖南一批做着文学梦的青年人联袂出书,如今,夏旺清的诗歌视野更加开阔,韵味更加深沉,想像更加瑰丽,意象的选择更加贴近百姓生活。他说作家应以哲学家的眼光阅读和积累生活,以文学家细腻的笔触歌颂生活,做时代的歌手。他付出多年的青春岁月,如今终于打磨好又一副歌唱用的“嗓门”。

        后来,夏旺清和靖江的一批文学青年,成立靖江本土作者的文学网站《马驮沙艺文空间》,他长期担任诗歌版版主。这一时期,他写了许多贴近时代、反映乡村生活的诗歌。“让悠远的思绪/沿坚定的灯光行走/你感叹脚下蓝色的星球/同样飞逝一颗又一颗流星。”(《车灯》)“农家人用熊熊的炉火/烘烤纺织娘的歌声/和韵味悠长的犬吠/然后怀揣秋的美味/喜滋滋地走过冬天。”(《炉火》)“多少首乡村神话/被撰写成现实/多少首乡村童谣/被春归的燕子衔在嘴里/江南江北的飞/答案尽在路的眼睛里”。(《乡村的路》)他挺身站在生活之上,以主流的文学、美学和哲学理论,打量当下的世界,然后小心翼翼地用饱含诗性的文字记录生活,让美好的一切定格。

        “无尽的生活,无尽的人、事、景、物,就是无尽地吟咏着的诗歌。干脆地说,生活即诗歌。只有满含诗性的眼睛,才能发现遍地铺陈的唯美绚丽的诗情。”夏旺清如此独到而精辟地阐释自己的诗歌理念。曾获中国作家协会《诗刊》社优秀奖的诗歌《靖江八景礼赞》、他自编的乡村诗集《消失的摆渡》,以及入选泰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泰州市监察局、泰州市文化局编选的《板桥竹风廉政文化征文优秀作品集》一书的诗歌《板桥风骨》等,无不阐释着他的诗学理念。

        对夏旺清而言,散文和小说是他诗歌生命的延伸,他认为如果一首诗歌就是一颗珠圆玉润的珍珠,那散文和小说就是一条条珍珠的河,甚至是光彩熠熠、无比博大的银河。他的散文和小说创作同样经历了从“小我”到“大我”的成长历程,散文《等待》《在桃树下》《很疼的吻》《父亲》等,抒发了动人的青春情怀,歌颂了父母之爱,随后他的创作眼界更远、立意更深,《避雨》《泥土在歌唱》《孤山烈士陵园抒情》《阳光般的叮咛》《乡村的麻雀》《母性的麦粒》等一系列散文发表在《靖江日报》或《泰州日报》,而《电信红娘》《小镇的早晨》《运土》《清渠》等,先后获得泰州市和靖江各类征文一、二等奖。

        夏旺清还曾尝试在起点文学网写过长篇玄幻小说,为一些单位和个人写过话剧剧本、朗诵用的诗歌等。用他的话说,艺术是相通的,一旦作家在文学的天地里准确地找到某个切入点,然后一切的文学形式都不再是阻碍,都可以尽情驰骋,境由心生,无处不风景。

     

    如农夫那般勤奋地耕耘

        在靖江一隅,在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,夏旺清在执著追求梦想的同时,不忘培养未来的文学之星。他说再璀璨的鲜花终成昨日黄花,家乡斜桥镇多年来鲜见光彩夺目的文人,包括他自己,都没有冲破泰州地域的限制,在省内和全国拥有知名度和影响力,他有责任为家乡培养一批文学新星。他相信只要孜孜不倦地付出,总会有收获,哪怕播种一辈子,只收获一颗“星”,都没有辜负乡亲们的期望,都没有白活。

        夏旺清发表的第一篇散文是《作一棵树》,多年来,他像树木一样,一点一滴的武装自己,一毫一厘地成长,先后有十余篇教学论文在省市级刊物发表或获奖。为学生,他付出了足够的爱心,撰写的德育故事《爱心温暖你、我、他》获中央教科所德育案例评比二等奖。

        岁岁年年,夏旺清立足三尺讲台,挥汗如雨。青春老了,他挺直如松般的脊梁;嗓子“爆”了,嘶哑了,他努力让自己的眼神说话;颈椎病犯了,他回家吊吊脖颈,贴一块药膏。在他的引导下,斜桥镇大觉小学优秀学生的名字响遍四方,七十多人的名字在《时代小记者》报纸上亮相,大觉小学辉煌的历史传遍江苏大地;在靖江名作家、文学前辈的关怀下,刘雪娇、展娇、陆钰等学生的作文在《靖江广电报》(现已停刊)上发表和被评点。

        许多学生的作文在靖江日报上亮相:叶高秋感慨“妈妈真厉害,能将冰激淋变回来”,酣畅淋漓地写出了童年的快乐和甜蜜;王婧雯热情讴歌了帮过她数十次的老奶奶,抒发了对已逝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奶奶的感激和思念。

        新中国60华诞前夕,靖江市教育局组织“迎国庆”征文评比活动,夏旺清指导宋溪钰写《如诗如画的祖国》,表达建设祖国的豪情壮志,荣获江苏省第五届少年儿童书信文化比赛三等奖,夏旺清个人被评为优秀指导老师。2014年3月,他再次荣获靖江市少年儿童书信文化比赛优秀指导老师称号。

        有一年,学生朱炜渴望有一种神奇的彩笔,能够擦去她和姐姐吵架后的忧愁,不让姐妹深情毁于一旦。学生纯洁而澄澈的眼泪如一抹月光,照彻了夏旺清心灵里所有的困顿和黑暗,他在心中呐喊:“为冰清玉洁的孩子们奉献青春,再苦再累都值!”那一刹那,腰椎和颈椎似乎都不痛了。后来,朱炜这篇《神奇的彩笔》发表在省《关心下一代周报》上,更重要的是,它一直铭刻在夏旺清的心里。

        每年寒假,夏旺清都要让学生回家写一部有二十个章节故事连载的小说,凡是完成这一作业的,夏旺清都会自掏腰包奖励十元钱,近年来,他为此已经奖励学生五、六百元。“一旦到达生命的终点,我带不走再多的金钱。我唯一盼望着的,就是文学的梦想能在学生身上开花结果。”他对学生说:“你们不要嫌稿酬少,要将它当十万元看,好好攒起来,将来通过勤奋写作,给它添一万个兄弟姐妹。”

        多年来,夏旺清在一个又一个学生心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,然后目送许多个学生宛如鸿鹄,在祖国无垠的天宇展翅高飞,鹏程万里。夏旺清和同行们一样,桃李满天下的喜悦无处不在。有一年冬日,寒风凛冽,人流中一声似曾相识的热情的呼喊“夏老师”,温暖了他整个冬天。而不久前,当在镇上开油漆店的瞿铮的母亲告诉他女儿正在法国留学,他无比自豪,毕竟他曾倾力培育了瞿铮一年。

        当韶华逝去,生活中蓦然收获的一声声问候和优秀学子的佳音,已然成为夏旺清极大的宽慰。      (文剑)

 参考书屋
    友情链接